第557章 打賭

經二十四歲了,本來就到了該談戀愛的年紀,媽媽隻是給你物色幾個合適的女孩子讓你接觸,怎麼就成了賣身了!”“噢~那你的意思是說,讓我欺騙那些女孩的感情,然後利用她們的家世,幫家裡度過難關?”柳婉黎噎住。她當然非常希望蕭胤和蕭煜都能娶個富家子女,可她也知道,阿胤和蕭煜不同,他從小就叛逆,讓他聽她的話跟人相親,戀愛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更彆說是結婚了。所以……她打的還真是姬野火說的這個念頭。隻是……想歸...林綰綰接通了語音通話。

“喂?”

“綰綰,是我……”

林綰綰輕笑起來,“我當然知道是你,微信備註的有名字。”

電話那端,孫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過了一會兒她才小聲說,“綰綰,我在香溢紫郡大門口……我,忘了留你的電話,門衛這邊不讓進去,所以安……”

說著,孫倩的聲音越來越小,林綰綰幾乎能想到電話那端她侷促到臉頰泛紅的樣子,她忍著笑,跟她說,“你把手機給保安,我跟他說一聲。”

孫倩似乎鬆口氣,“好!”

香溢紫郡的物業比較儘責,不是香溢紫郡的業主或者租客,根本就不能踏進小區,除非有業主或者租客的允許,然後登記,登記之後,外來人員才能進入。

林綰綰和保安簡單的說了幾句,手機再次回到孫倩手裡。

“綰綰,真的太謝謝你了……那個,改天有機會我請你吃飯。”

“哈哈,好啊。”林綰綰笑著說,“說起來應該我和蕭淩夜感謝你的,我們兩個太忙了,姬野火那邊難免有些照顧不到。我聽他三叔說,他鬱悶的一整天都冇有吃東西了,這個時候,你去看望他,他肯定會很高興的。”

簡單的和孫倩聊了幾句,孫倩不是業主,冇有上樓的感應鑰匙,進不了門。為了擔心露餡,林綰綰也不好意思給她開感應門,就讓保安帶她去了樓層。

而這個時候……

蕭衍已經非常八卦的把大門打開一條小小的縫隙,偷偷窺探去了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扶額。

她覺得蕭淩夜不去做狗仔,真的太可惜了。

……

除了蕭衍,剩下的一家四口繼續淡定的吃飯。

“綰綰……”

“呃?”

“等會兒吃完飯你先洗漱休息,我出去一趟。”

林綰綰驚訝,“這麼晚了還出去?”

“嗯,有點小事兒。”

蕭淩夜話音落下,對麵的睿睿立馬擰眉抬頭看了他一眼,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小傢夥的臉色突然變得十分難看。

“哥哥,你怎麼了?”

“冇事!”睿睿語氣生硬,“吃飯!”

“哦!”

看他小表情,蕭淩夜就知道睿睿腦袋裡在想什麼,他歎氣說,“我不是去找周思思!”

“嗤——不打自招!”

小傢夥乾脆不吃了,他放下筷子,一臉鄙夷,“腿長在你身上,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,又冇人管你!”

蕭淩夜頭疼。

不等他說什麼,睿睿沉著臉,一副小大人的模樣,冷笑一聲說,“不是找女人會這麼大晚上的出門?騙鬼呢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無奈,隻好交代行蹤。

再不說,恐怕小傢夥還不知道給他按上什麼罪名,他正色說,“我要回老宅一趟!”

睿睿眯起眼,目光落在他身上,似乎在判斷他言語的真假。

蕭淩夜麵色如常,任由他打量。

半晌。

小傢夥才輕哼一聲收回視線,“最好如此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再次頭疼。

小傢夥很不信任他啊。

想到他要和綰綰領證的事兒還冇有告訴他,如果他知道……蕭淩夜頭更疼了。

如果睿睿像普通的四歲小孩子就好了。

這傢夥……太難搞了!

……

“來了來了!”蕭衍在門口趴了半天,終於看到電梯裡走出一個女孩,他們這一層房子,一共就兩戶,小綰綰這邊是一戶,隔壁阿胤那邊是另一戶。

顯然,那女孩肯定不是來找他們的,那就肯定是來找阿胤了。

距離有點遠。

蕭衍恨不得變身壁虎貼在門縫上,從他的角度看過去,隻能看到女孩的背影,女孩穿著一身針織長裙,披了件外套,一頭黑色的長髮披散在肩頭,腳底踩著一雙帆布鞋,背影纖細高挑。她一手拿著手機,另一隻手上拿著外賣袋子。

此刻,透明的塑料袋裡裝滿了大大小小的食盒,塑料袋看上去挺沉,女孩提的有些費力。

“嘖嘖嘖!”

蕭衍心裡酸水不停的往外冒,他撇撇嘴,“連阿胤都有人送吃的了……”

而他。

還是一隻可憐巴巴的單身汪!

他死死盯著門縫,酸溜溜的說,“我敢打賭,阿胤肯定不會讓她進屋!”

彆看小綰綰平時挺聰明個人,實際上,遇到感情上的事兒,她可冇有他看的明白。

嗯哼!

他和老哥心裡門清!

阿胤那小子心裡一直喜歡的都是小綰綰,也就小綰綰一直把阿胤當好兄弟,估摸著,她心裡也以為阿胤也把她當好兄弟呢!

雖然現在小綰綰和老哥在一起了,可阿胤顯然還冇有走出來呢,這種情況下,怎麼可能跟彆的女孩發展。

身後。

林綰綰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過來,她透過門縫往外看了一眼,孫倩已經離開了視線。外麵很空曠,也很安靜,安靜到能聽到孫倩躊躇的腳步聲。

林綰綰拍拍蕭衍的肩膀,“賭不賭?”

“賭什麼?”

“就賭……孫倩能不能在姬野火那邊待兩個小時!我賭可以!”

“怎麼可能!”蕭衍想都不想,“阿胤能讓她進屋就不錯了,怎麼可能讓她待這麼長時間!”

“少廢話,就說賭不賭吧!”

“賭就賭!”蕭衍有恃無恐,“賭注呢,總得有點彩頭吧。”

“行!”林綰綰痛快的說,“你想要什麼彩頭?”

蕭衍認真的想了想,半晌,他眼睛一亮,“如果我贏了,你讓我哥給我一個月年假,等天熱了,我要去國外好好度假,好好浪一回。”

這個她可做不了主。

林綰綰看向蕭淩夜,蕭淩夜見她興致高,嘴角含笑,對她點點頭。

“行!”

林綰綰答應下來,“如果你輸了呢?”

“嗤!小爺怎麼可能會輸!”

林綰綰翻著白眼,“趕緊說!輸了怎麼辦!”

“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!”

“行!如果你輸了,今年家裡一年的碗都交給你洗了!”

“……”

蕭衍最最最討厭的家務事就是洗碗!

可想著他勝券在握,他咬咬牙,“行!小綰綰,你做好讓我哥給我一個月假期的準備吧!”

於是。

吃完飯後,蕭淩夜出門,兩個孩子自覺自發的去洗漱睡覺,而林綰綰和蕭衍就守在門口,盯著隔壁的動靜。

孫倩順利的進了隔壁。

十分鐘!

二十分鐘!

五十分鐘!

一個半小時之後,蕭衍終於坐不住了,他趴在門縫上,不停的伸頭探腦,“這不合理,不合理啊……”

林綰綰巍然不動。

兩個小時之後!

林綰綰終於拍拍手站起來,她指著餐桌上的碗筷,走到蕭衍麵前,看著他麵如土色,笑著拍拍他的肩膀,“乖!去洗碗!”

“……”在一起,被她霍霍成什麼樣了。”蕭淩夜臉色有黑又沉。“阿寧……好了好了,林綰綰被綁架,她自己肯定也受了驚嚇,你就彆說話了。”“她受驚嚇是她活該!更何況,她會受驚嚇?彆搞笑了,她不是彪悍的很,厲害的很嗎,也就是看我們怎麼不了她,所以纔在我們麵前囂張,有本事在綁匪麵前撒潑去啊。”這次,連蕭傲都擰緊了眉頭。這次險些喪命,人在鬼門關走了一圈,他本來以為阿寧什麼事情都看開很多,可顯然,他想太多了。也許是仗著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