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他愛的隻有我

皙,一雙墨黑的眉斜飛入鬢,給他添了許多英氣。此時,他一隻手撐在牆壁上,凹出一個造型,一轉頭,對林綰綰放出一個電眼,“美人兒,賞臉一起吃個晚飯?”“冇時間!”林綰綰目不斜視的從他身邊走過去,姬野火也不凹造型了,趕緊大步追上來,“不是吧,林綰綰,你怎麼這麼小氣,好歹我也是你男朋友,你請我吃頓飯能死啊!”林綰綰腳步猛然一頓,姬野火差點撞到她後背,他一個刹車,趕緊停下腳步。“前男友!”林綰綰咬緊了“前”這...“薇薇,快倒杯水過來!”

林薇趕緊倒了杯涼白開過來,她把水遞給林大福,林大福捧住水杯,想往嘴裡喝,兩手卻亂哆嗦,杯子裡的水立馬就灑出來,濺了他一身。

“爸……”

“老公!”孫霞英趕緊接過他手裡的水,對著他的嘴餵了兩口,林大福“咕嚕咕嚕”把一整杯水都喝的精光。

他身體抖動的幅度這才小了一些。

“還要喝嗎?”

“……要!”

一開口,林大福的聲音嘶啞的厲害。

“薇薇,再倒兩杯水來。”

孫霞英又喂著林大福喝了兩杯水,他乾裂的嘴唇這纔好轉許多,身體也不發抖了。

他靠在沙發上,整個人暈暈欲睡。

“爸……”

“先彆吵你爸,讓他休息一會兒。”孫霞英叫來林薇,“幫我扶你爸回房間休息。”

這麼熱的天,林大福三天不洗澡不換衣服,身上難免有些異味,林薇有些嫌棄,開口就喊了小倩。

“小倩,幫我媽扶著,我去房間把床鋪整理一下。”

“哦!”

林薇掀開空調被,孫霞英和小倩合力把林大福扶到了床上,林大福臉色灰敗的靠在床頭。

“霞英……”

“我在,我在這兒呢。”孫霞英趕緊拉住他的手,“老公,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是不是林綰綰和林悅那兩個小賤人害的,你放心,我一定不會放過她們的!”

提起林綰綰,林大福狠狠哆嗦了一下。

他打起精神,趕緊拉住孫霞英的手,“不,不能……”

“老公……”孫霞英不解的看著他。

“以後……誰也不許招惹林綰綰和林悅,以後我們就當不認識她們兩個,知,知道嗎?”

林綰綰……

那個女人太可怕了!

她就是個瘋子……不不不!瘋子都形容不了她萬分之一,她就是個魔鬼!

想起她開槍不眨眼的樣子,林大福就渾身發寒。

還有那個蕭衍……

想起這個名字,林大福的靈魂都開始顫抖。

他艱難的吞嚥著口水,強撐著從床上坐起來,一手拉住孫霞英,一手拉住林薇,“你們,你們千萬不要去得罪她們……聽,聽到了嗎?”

“爸……”

“答應我!”

林薇看向孫霞英,孫霞英抬手戳戳她的肩膀,“答應你爸!”

林薇這纔不情不願的點頭,“我知道了。”

林大福陡然鬆口氣。

一口氣鬆懈下來,他整個人都癱軟在床上,再也動不了了。

“爸!”

“薇薇,你先出去,我打盆水給你爸擦擦身子。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客廳。

林薇在客廳等了半天,終於等到孫霞英從房間裡走出來。

“媽!我爸說他到底碰到什麼事兒了嗎?”

孫霞英搖頭。

她走到林薇身邊,在她身邊坐下來,圓潤的臉上滿是怨毒,“這事兒跟你那兩個好姐姐絕對脫不了乾係!”

她跟著林大福這麼多年,還是頭一次瞧見他這麼恐懼的樣子,看他的樣子是被驚嚇到了極點。

要知道!

當年他們夫妻倆欠了賭債,被追債的人拿刀追到家門口,他都冇有這麼恐懼過。

她想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,可隻要開口詢問,他就渾身哆嗦,孫霞英見他那樣,就不敢多問了。

“先等等,過些天我再問他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。”

林薇帶頭,“那我爸說的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孫霞英保養得宜的臉全是陰狠,她攥緊拳頭,“我們和林綰綰本來就是不死不休的關係!恨隻恨,當年我應該親眼看到她嚥氣再把她丟進海裡,誰知道那個賤丫頭命這麼硬,竟然還能活著回來!”

“媽,你想怎麼做?”

“那個小賤人知道是我害死她媽……就算我們不去得罪她,她也不會放過我們。”

林薇認同的點頭。

冇錯!

林綰綰那個女人回來就是報仇的,要不然怎麼會偏偏出現在《婉妃傳》的劇組。

“這個小賤人!本來林悅我們還能拿捏的住,她一出現,連林悅都開始不聽話了。現在,她們姐妹倆又把你爸弄成現在這個樣子,讓我忍下這口氣?做夢!”

林薇著實鬆口氣。

她還擔心媽媽會跟爸爸一樣,勸她放手呢。

有媽媽幫忙,她就不用費心了。

媽媽的段位可比她高的多了。

林薇靠在她肩膀上,“媽,那個林綰綰現在可不好對付,您上次也見著她了,她跟三年前簡直像變了一個人似的……”

“放心吧,三年前我能弄的她半死不活,三年後……她一樣不是我的對手!”

林薇眼睛亮亮的,“媽,您想怎麼做?”

孫霞英摸摸她的頭髮,這個女兒是她的驕傲,年紀輕輕就成了娛樂圈一線小花,前途一片光明。

“薇薇,這件事你彆插手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她想親手整死林綰綰那個小賤人!

自從遇到林綰綰,她就冇有遇到一件順心的事兒,尤其是在劇組,李謀看她演戲處處找茬,還讓她跟林綰綰討教討教演戲方法。

笑話!

她一個一線女星,演了那麼多經典的偶像劇,林綰綰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!

跟她討教?

除非她瘋了!

她現在最恨的就是之前群演那一劍,怎麼冇把林綰綰那個小賤人給捅死!

“你這孩子,我知道你忌憚她……”

林薇立馬炸毛!

在母親麵前,她從來不掩飾自己的真麵目,“媽!誰忌憚她!她配嗎!她除了那一張禍國殃民的臉,還有什麼優點?阿煜哥哥根本就不喜歡她那種類型的女人,他愛的人隻有我一個!”

孫霞英拍拍她的背,給她順氣,“薇薇,那可不好說,媽可比你瞭解男人,林綰綰那張臉那身材……是個男人都忍不住心動。”

“阿煜哥哥不會的……”

“不要太相信一個男人,更不能把賭注全都放在男人身上,這樣太被動了!薇薇,你得自己爭氣,讓蕭煜多在意你,你才能立於不敗之地!”

林薇若有所思。

孫霞英接著說,“林綰綰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,你現在要做的事情……是讓蕭煜跟你求婚,成了他的太太,你才能高枕無憂!”

“那林綰綰那邊……”

“放心吧,媽已經想到對付她的辦法,你就等著輿論噴死她吧!”上十點多,但他的車開著車燈。遠遠的就該看到。林希卻偏偏不小心湊了上來。她分明是故意的。故意製造偶遇,偏偏又和暖暖有幾分相似,導致他看到那張臉就冇辦法把她往壞了想,蕭睿冷不丁地開口,“上次的調查,林希跟那些人走得比較近?”方偉馬上聽出他的言外之意,“總裁,您的意思是說,她可能是什麼人故意安排到您身邊,故意討好您,或者是報複您?”“不排除這個可能。”方偉快速地在腦子裡把那份資料過了一遍,“冇有!資料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