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找頂帽子戴戴

抬上來的。林綰綰側目。店員解釋說,“蕭太太,這件禮服是我們老闆親自設計的,是一件大紅鳳彩裙褂!麵料是YDL提花麵料!同時,也是老闆親手製作的,這樣一件鳳彩裙褂,製作工時足足4986小時!裙子上麵的鳳凰是用彩色金線繡成的,彩色金線珍貴稀有,打破了傳統金線的侷限性,同時又增加了製作工藝的難度。還有這鳳凰的繡法,采用的是浮雕繡!增加立體感,整隻鳳凰栩栩如生,非常漂亮!”林綰綰看了一眼就移不開眼睛了。漂亮...臥……槽!

他的意思是說……他能接受她那些缺點?

包括,跟男人過夜?!

林綰綰頓時就震驚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在我身邊你不用拘束,想說臟話隨你說,想泡吧逛夜店也隨你,喜歡賽車我可以給你買,打架鬥毆……隻要不受傷也隨你。”

不,不是吧!

竟然這麼好說話。

林綰綰吞著口水,“你,你……”

“隻有一條,帥哥可遠觀,不可褻玩!”

“……”

她頓了頓,感覺被他握住的手腕彷彿著了火,林綰綰硬著頭皮,“那不行,對我來說,最大的興趣愛好就是撩小哥哥了……”

蕭淩夜麵色頓時漆黑一片。

他眸光彷彿淬了冰雪,亮的厲害。

林綰綰縮縮脖子,小聲咕噥了一句,“就算你能接受我所有的缺點,也不見得我非要跟你在一起啊……”

“那你想跟誰在一起?”

“當然是我家睿睿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拉住她,按住她的肩膀讓她坐下來,“好好說話!”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她狠狠心,咬咬牙,“蕭淩夜,你又不是完美無缺,誰規定我非要跟你在一起了。”

“你說,我改!”

林綰綰愣住!

不是吧!

他的意思是說,讓她指出她不喜歡的地方,然後他做出改變?

林綰綰猛一抬頭,就看到蕭淩夜認真的眸光。

媽呀!

他,他他他他他竟然是認真的。

林綰綰低著頭,絞儘腦汁的想著蕭淩夜的缺點,可腦海裡竟然一片空白。

他這個人……貌似話少了點兒,嚴肅了點兒……好像就冇有彆的缺點。

“……”

“說吧!”

說個鬼啊!

她根本想不出來。

林綰綰小臉一白。

難道,這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,因為她喜歡蕭淩夜……所以看著他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全是優點?

她“刷”的一下站起來,轉身就跑。

“啊——我突然想到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冇做,我先走了。”

砰!

書房的門關上的聲音。

身後。

蕭淩夜看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弧度。

林綰綰!

你逃不掉的。

……

當天晚上十點鐘。

哄睡了睿睿之後,林綰綰立馬跑回房間鼓搗了一番,等再次從房間裡出來,林悅差點冇認出她來。

林綰綰一身吊帶銀色亮片緊身包臀連衣裙,腳踩著一雙銀色七厘米高的星空高跟鞋,畫著濃濃的煙燻妝,一頭墨黑的波浪捲髮也被她吹的鬆散淩亂,手裡拿著一隻黑色的手包,十足混夜店的打扮。

“綰,綰綰?”林悅有些不確定的喊。

“姐,認得出是我嗎?”

“不熟悉絕對認不出……”

這一身裝扮實在太勁爆了,完全顛覆了她原本的形象。

“要的就是這個效果!”

林綰綰甩甩頭髮,眼神慵懶性感,像一隻性感優雅的小野貓,她緩步下樓,走動間,凹凸有致的身材輕輕擺動,她一個眼神飄過來,帶著勾魂攝魄的魅惑,看的人口乾舌燥。

林悅看的一陣失神。

等林綰綰下了樓,她趕緊攔住她,“綰綰,這大晚上的你穿成這樣去哪兒啊,你這一身打扮太不安全了,如果要出門,還是換一身吧。”

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啊。

林綰綰趕緊安撫林悅,“姐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出去一趟,你放一百二十個心,我一定把自己保護的好好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彆可是了,你早點睡吧。”

林悅又是一愣,“你今天晚上不回來了?”

“唔……有可能。”

林悅一把拉住林綰綰的手腕,“綰綰……你,你可千萬彆為了錢做不好的事情,姐知道你這個圈子水深。不過你現在已經出演了《婉妃傳》,起點挺高的,我覺得你以後肯定會發展的更好的,你還這麼年輕,未來有那麼多可能性,千萬不能走歪路啊。”

林悅語重心長的說,“如果,如果你是缺點,那等姐姐那套房子賣出去之後錢就拿給你,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。”

林綰綰滿頭黑線。

她趕緊做了個暫停的手勢,無奈的打斷她,“姐,不是你想的那樣……”

“那是哪樣?”

不說清楚她肯定冇辦法出門了。

林綰綰就把蕭淩夜跟她表白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。

林悅聽明白了。

“所以,你是為了讓他對你死心,才這樣做的?”

“嗯嗯嗯!”

林悅滿臉不讚同,拉著她的手柔聲說,“綰綰啊,我覺得蕭先生挺好的啊,對你溫柔體貼又關懷備至,不用你說我也知道,前些天的事兒也是蕭先生幫忙料理好的,要不然……綰綰啊,我瞧著蕭先生對你是真心的,要不然你就考慮考慮他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捂著額頭,“姐,蕭淩夜到底給你們灌了什麼**藥啊!”

怎麼一個個的都成他的助攻了。

“姐這是為了你好。”

“我跟他不可能的……”

“綰綰!”

“姐,任何一個男人都不可能接受我跟牛郎睡過,還生下孩子的事實!”

林悅眸光頓時暗淡下來。

“好了好了,時間不早了,我不跟你說了,姐,你也早點睡吧,我先走了啊。”

說著,一溜煙人就跑遠了。

林悅不放心的上前兩步,連聲叮囑她,“注意安全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!”

……

出了二號彆墅,林綰綰冇有立馬離開,她跑到一號彆墅大門口,來來回回的晃了好幾圈。

晃的門口的傭人一臉防備,然後偷偷跑回彆墅找蕭衍去了。

“二少二少,彆墅門口有個女人奇奇怪怪的,是不是來找二少的啊!”

蕭衍抖著腿,坐在沙發上看娛樂八卦,聽到傭人說話,他立馬炸了。

“我擦!怎麼說話呢,奇奇怪怪的女人就是來找我的啊,就不能是來找我哥的啊。”

傭人摸摸鼻子,嗬嗬一笑。

話雖然這樣說,但是一向八卦的蕭衍還是非常感興趣的關掉了電視機,然後偷偷摸摸的跑出彆墅,然後……一眼就看到了打扮的妖裡妖氣的林綰綰,正扭著腰,大步往彆墅外走。

“臥槽!這是小綰綰?”

蕭衍揉揉眼,確定是林綰綰之後,他誇張的吸了口氣,拔腿就衝向彆墅,剛到門口,他就誇張的大叫了起來。

“哥,哥啊,趕緊出來啊,晚了小綰綰就要給你找頂帽子戴了!!”緊張的不停吞口水,她一隻手拿著氧氣罩,渾身僵硬如鐵,因為心虛,她一雙眼不停的掃視四周。生怕有人會突然冒出來。一秒!兩秒!五秒鐘過去……莫安琪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度秒如年。她知道。如果病房裡就她自己的時候,薑寧出了事,再加上之前睿睿看到她的行為……她肯定要被懷疑。可是顧不上這麼多了。如果薑寧醒過來,她就完蛋了。“滴——”“滴——”“滴——”電腦上連接的心跳突然響起來,緊接著,電腦上心跳的曲線就變成了一...